说的是它,我的

特别希望用文字把这段它下来,因为对 Monkey 和我来说,这是一段不可思议而美丽的际遇。

 

Monkey 是个爱车之人。我一度很好奇,在一个那么重要的日子,他到底会开着什么样的车子来迎接他的新娘。

据 Monkey 的说法,他当初是想骑着来的。

我说,既然这样,不如来个铁人三项;先踩,半途换,最后再换轿

既有创意,又和我们的爱情长跑相呼应,只是大概会累死一队的兄弟们吧 XD

说到恶搞,谁与我争锋?(邪邪地笑)

 

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,一直都没有定夺。

直到我发现了它,第一眼就爱上了那看起来笨笨又classic的 “”,和我家 Monkey 的气质是多么匹配哪!

于是我开始在网上地毯式搜索,结果找了好久好久都。。没有结果 :(

因为预算有限一开始就放弃到车行租车的选择。再来是这种老爷车款在大马真的很少见,很多都已经变成臭铜烂铁了。

就算幸运地在 KL 找到,却碍于车龄的关系承受不了长途跋涉回乡的路程,变成只能缩小搜寻的范围。

这种种的局限啊简直让人抓狂,套我妹那句话:这样也能找到的话,了。

岂有此理,就不信找不到你。

 

婚礼倒数两个礼拜,不死心的准新娘还挂在网上等奇迹。

终于让我在一个卖车的广告,搜到有个车主要卖这款车,而且就在家乡附近的小镇!

脸皮厚厚地立马就拨电过去,晴天霹雳的被告知:你来迟了,那辆车刚刚被卖到马六甲了。

也许是被我当下很没有仪态的哀号声吓着了,对方沉默片刻接着说:

“我有个朋友也有收集这款车子的,不过是马来同胞,或许。。。我可以帮你问问看。。”

 

那十分钟像十年那么长。

等到对方终于打来说 “他说。。。可以现出来见个面” 时,你能想象当时的我在电话那头尖叫的表情吗?

也许了!

 

我还清楚地记得,那天我们只凭着一通电话就胆粗粗地赴约了。

而且还约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,一个干榜的

等啊等啊等,我还在担心不知道会不会受骗了,忽然就看到一辆青青的货车从身边飞奔而过,是!!!

 

下车的那刻,我们都了:终于找到了,我的 little combi :)

新娘车 

猜猜这几岁了?

 新娘车  

很新对吧?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快四十岁了呢,可见车子的主人真的有很用心地在照顾哦!

 新娘车  

看,连引擎都像陈列室的新车一样!我真是愧对我的小小金龙鱼啊~

 新娘车  

主人说,车子原本属于在北部空军基地受训的外国人所有,当时是直接从国外运入大马,一共有五辆。

当外国人离开大马以后,那五辆 combi 就分别被卖到国内其他地方,其中一辆就到了他家中。

新娘车  

小小combi,主人对车子的热爱程度不言而喻。
 新娘车

最喜欢的是它大大又宽敞的!婚礼当天兄弟和姐妹们全都钻进来拍照,顿时变成了studio

皮革的沙发很舒服,而且颜色怎么看就怎么美!

新娘车  

连油门都那么!噢天,我真是完全爱上它了!

新娘车 

唯一让 Monkey 先生头痛的是,我爸最讨厌的就是青色,哈哈!

 新娘车  

偷偷放一张主人的照片,是位耿直又老实的马来同胞。

说真的,我由衷地,没有多少古董车收藏家会愿意把心爱的车子出借给素未谋面的人。

还有那位帮我们穿针引线的贵人,如果不是出自一片,他完全没有义务这样帮助一个陌生人不是吗?

 新娘车  

筹备婚礼是个很累人的过程,但很我有机会去承担这份甜蜜的负担,更进一步在这一路上,不断遇到帮助我们实现梦想的

谢谢你们,Eric & Rasul

虽然你们不太可能有机会看到这篇文章,但这份浓浓的,将一直存在我们的回忆里,

说真的,我由衷地感谢他,没有多少古董车收藏家会愿意把心爱的车子出借给素未谋面的人。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考拉拉 的頭像
考拉拉

拉式生活

考拉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